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网站制作 >

肝硬化父亲放弃治疗离世 为女儿省2万元治脑瘤

发布日期:2022-05-27 18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郑州京广路隧道加装19条人行逃生楼梯:还在,“我已经失去了柳柳的爸爸,我不想再失去柳柳!”昨日下午,南方医院脑外科病房内,34岁的郑凤桃泪如雨下。10岁大的曹柳柳因长了颅咽管瘤日前刚做完第五次开颅手术。而她身患肝硬化的爸爸,为了给她治病放弃治疗,省下2万多元药费,已于去年8月病逝。如今,告罄的医药费让这位年轻的母亲一筹莫展。

  “只有这么点钱,两个人都治病几乎没可能,到时候你一定得选柳柳。”父亲曹清举

  “要给爸爸治病,因为爸爸能赚钱,而我只能吃你们的,用你们的。”10岁女儿柳柳

  郑凤桃是贵州贵阳人,1997年她来到东莞大朗镇成了一家毛织厂的缝衣工。1999年,她认识了同在一个厂的毛织设计师曹清举。两年后,二人成了婚。第二年,女儿曹柳柳降生。

  2004年,曹清举和郑凤桃双双辞职,购买了45台织衣机,开办了一家小型毛织厂,生意不错,可好景不长,曹清举经常觉得很疲倦,浑身乏力,去了几家医院,也没有查出得了什么病。2005年过年时,曹清举出现急性肾积水,治愈后发现体力还是不行。2006年6月,他突然被查出是晚期肝硬化。为了支付曹清举的医疗费用,2008年下半年,郑凤桃不得不变卖了上半年新购的按揭房。2010年8月,病情恶化的曹清举决定卖厂返回老家。

  在贵州毕节,夫妻俩几乎以医院为家。3000元一副的中草药,曹清举一连吃了6副。郑凤桃说,服药后,她丈夫的腹积水好转了,大肚子渐渐消了下去,一直偏低的白蛋白也升高到33。连医生都说再补一年左右的白蛋白差不多就可以了。

  身体渐好的曹清举不仅可以走路,甚至还煮了一桌年夜饭。然而,在大年初五,女儿柳柳被查出患有“颅咽管瘤,梗阻性脑积水”。医生告知郑凤桃,当地的医院无法实施开颅手术,建议她前往北京、上海等地的大医院。几经咨询,郑凤桃最终选择了重庆的一家大医院。

  在重庆,郑凤桃几乎全天陪着柳柳住在医院,曹清举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。家里的积蓄全花光了,还欠了外债。为了给柳柳治病,夫妻俩来重庆前又东拼西凑了3万元。

  手术前一天晚上,曹清举看着睡着的柳柳,对郑凤桃说,两个人都治病几乎没可能,到时候你一定得选柳柳。郑凤桃当即摇头,曹清举情绪激动起来大着嗓门要求给女儿治病。而这时,柳柳突然爬起来说,要给爸爸治病,因为“爸爸能赚钱,而我只能吃你们的,用你们的。”回忆到这里,郑凤桃失声大哭。

  2011年5月的一天,柳柳突然昏迷,郑凤桃只得再次带着柳柳前往重庆就医。临走前,郑凤桃留给曹清举3万元治病。7月28日,一连做了两次开颅手术的柳柳和郑凤桃回到了毕节,曹清举还从医院去车站接她们回家。可就在18天后,曹清举病逝了。“这么多年我们都没吵过架,可他临终前我真想揍他一顿。”郑凤桃的语气里充满了愤怒和心碎。

  原来,临终前,曹清举交给她一张银行卡,说是给柳柳的,从4月份起,他为了给柳柳省钱就没再注射过白蛋白。

  今年1月22日,柳柳醒了过来,可是却完全看不见了。医生建议她立即转院。2月中旬,郑凤桃带着柳柳住进了南方医院,完成了第五次开颅手术。

  据了解,在带着女儿四处求助的一年里,已不止一次有人劝她放弃治疗,但郑凤桃没有动摇过。现在柳柳的右眼视力有所恢复,手脚也能动了,这让郑凤桃看到了希望。“现在每天的医药费要七八百元。”郑凤桃一筹莫展,只能盼望有好心人伸出援手。她说,为了给孩子治病,现在已经欠下了近20万元的债务,而柳柳的医药费已经告罄了好几天。